和张鸣老——职称和尊严能同行吗

利来国际娱66

2018-10-13

和张鸣老——职称和尊严能同行吗时间:2017-03-1814:55来源:未知点击:次 近日看到了人民大学张鸣老师写的《退休之际的废话》,谈及到他18年来教授4级(最低级)一直没有申报升级,之所以如此,是张鸣教授认为教授评级是恶政,文章出来,被网友热捧。

当然也有人认为张鸣教授是装,张鸣教授又写了《装的感言》,谈及到评聘职称、追求名利,高校教师赤膊上阵,哪里还有空装。

    其实本人倒是不理解装在之类代表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能评不评的装逼?还是假装职称恶政受害者自怨自艾?这里的装是装逼还是假装就不再深究了,无论是哪个意思都无法掩盖职称制度对教师们的影响。   在高校,无论你想干什么,都需要有相应的身份地位,比如说是处长或者是教授,处长们大都是学校领导研究好人选,而后任命。

而教授们则不然,没有谁研究你是否能为教授,想当教授,先完成学校规定的条条框框,当然很多条条框框是教授都可能无法完成的,然后毕恭毕敬的把材料准备好,经得起职称评定部门的办事员们对号入座之后,然后再有领导们的指标控制之后再择优聘任。     在这一系列动作之前,教师们一定要精心研究学校评聘职称的文件,据说有一本小册子那么厚,少则几十页,多则数百页,如果不小心干了不该干的事情或者那些事情没干好,都有可能无法晋升职称。 我们没有见过哪个行业的岗位竞聘或者聘任有那么多要求,也没有见过哪个行业晋升之际需要准备那么多的申报材料。

  教授、讲师作为职务岗位,如处长们一般,愿意聘任就聘任,聘任后完成教授职责即可。 而当今教授们则更多是先低下头,在职称晋升道路上服从学校领导的种种要求,而后获取教授职称,拿到教授的待遇但是却可以不干教授的工作。   教授评级也好,教师晋升职称也罢,无外乎就是让老师们丢弃尊严,按照随时可以修改的职称评定办法来做事而已,当然丢弃尊严的价值就是获取不劳而获或者少劳多得的教授职称以及依据职称设置的种种特权。   张鸣老师碍于尊严不参与教授评级,被人理解为装,可是当丢掉尊严去抢教授职称附加的名利就是教师的真实面目了?这里我相信张鸣老师不是装,毕竟正教授四级对于很多教师来说已经是终身追求的目标了,没有必要为二级和四级那点的差异去装什么了。

只是在职称申报和晋升的这条路上,绝大部分老师都会经历到同室操戈、斯文扫地的遭遇,都会被日新月异的评聘要求戏耍着。

当你气愤评聘制度不公的时候,你就着道了,已经丧失了学术研究的自主性,已经在犬儒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